http://bennychungwai.blogspot.com

股壇老兵鍾記 的文章

  1. 股票
最近花了兩個星期閱畢比牛津詞典還要厚的《The Snowball Warren Buffett And The Business of Life》,獲益良多,對「股神」巴菲特的生平往事(包括家庭、朋友、投資事業)有更多的了解和認識。 這本書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感覺是巴菲特在投資路上的卓越成就得來不易,並非偶然,須要經過長時間的專注和努力付出。 巴菲特自小擁有追求財富的熱誠,時刻都想著如何賺錢,目標清晰。在股票投資領域上,他願意付出無限的心力,專注研究大量上市公司的財務數據,閱讀年報、報章和雜誌,了解每間企業的價值,藉此作出明智的投資決定。在漫長的投資生涯中,巴菲特非常著重「能力圈」及「安全邊際」的概念,避免犯錯,並借助複利效應的威力,讓財富像「雪球」般地滾下去。 除了生意和投資外,巴菲特對別的事情都不太上心。他幾乎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聚焦放在投資上,加上他的智慧、品性及投資技巧,造就他的成功。 巴菲特在哥倫比亞大學的老師及其後他在Graham-Newman投資公司工作時的上司Benjamin Graham曾經對他這樣說:“Remember one thing, Warren: Money isn’t making that much difference in how you and I live. We’re both going down to the cafeteria for lunch and working every day and having a good time. So don’t worry too much about money, because […]
  1. 股票
網誌分類:股票經   網誌日期:2021-01-04 相信不少投資者都有過類似的經歷和心態:買入某隻股票一段時間後,股價下跌了許多,比如說從10元下跌了一半至5元,賬面出現虧損,股價短期很難倍升而重返買入價,翻本無望。為了較容易追回賬面的損失,投資者可能會考慮在低位「溝貨」的策略,比如於5元買入相同的股票數量,令平均成本降至7.5元,只要股價反彈一半(從5元反彈至7.5元),就可以平手離場。 究竟「溝貨」的投資策略是否可取?有甚麽地方須要留意? 假如投資者純粹為了追回之前的損失而「溝貨」,這點值得商榷,因為有機會「一錯再錯」。較理性的做法應該是忘掉當初的買入價,重新獨立地評估一下現價是否仍然值得買入,例如公司的基本面及前景是否變壞了?當初買入的原因和主題是否依然存在?最新的估值如何?安全邊際是否足夠?有更好的其他股票選擇嗎?這些因素都須要考慮在內,不能單看股價遠低於當初的買入價便斷定現價更抵買。 在風險管理方面,為了避免泥足深陷,越溝越多,單一股票的比重不宜過大,例如不要超過股票投資組合的25%。 總括來說,每次的買賣決定都應該獨立地評估價值與風險,不要被過往的持貨成本所影響。
  1. 股票
還有五天,2020年便離我們而去! 2020年是我踏入退休的第五個年頭,也是不一樣的一年。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一些計劃都未能成功完成,真有點遺憾呀! 首先是一年一度的書展未能如期舉行。原本亮光出版社打算為止凡、威廉人和我在書展籌備了一個名為「在大時代理財」的講座,因為疫情反覆,書展也押後至明年才舉辦。暫時無法與讀者見面和交流,我實在覺得非常可惜。 另外,我在亮光出版社的投資課程於年初完成了一班「基礎投資課程」後便暫時停止了。而在活道教育中心的投資課程都是以Facebook Live直播形式進行,只容許少量學員現場上課,難免缺少了以往與學員熱烈互動的學習氣氛,這也是我覺得可惜的事。很多網友都問我何時再開辦亮光出版社的投資課程,我一直都說待疫情緩和後吧!這麼一說,竟然就是一年過去了,怎能不說一句時光飛逝。 由於疫情關係,體育館經常關閉,令我未能維持每星期打兩至三次乒乓球的習慣,只好多陪太座行山,舒展筋骨。平日宅在家中,卻多了時間閱讀,把一些多年以來放在書架上未看的書讀畢,連厚過牛津詞典的《The Snowball Warren Buffett And the Business of Life》都啃掉,總算有點收穫。 在社交方面,少了見朋友的機會,只好靠手機聯絡。某天晚上,看見太座用Zoom跟她的舊同學通過視像進行Christmas Gathering,真的意想不到呢! 最後是投資方面。在堅持自己的投資框架和原則下,今年的股票投資組合錄得雙位數的回報率,我感到滿意。 2021年即將來臨,希望疫情快點過去,讓大家能夠回復正常的生活。這是我這一刻最大的願望!
  1. 股票
早前我在 <給自己的投資十戒> 一文中,提到其中一戒「不買新股」。有網友問我箇中原因,我想在這裡解釋一下。 在時機上,新股上市往往對價值投資者不利。新股很多時候都會選擇在市場氣氛較好或投資者追捧相關類型板塊的時候推出,因為市場需求熾熱,上市較容易成功,即使新股的定價和估值進取,投資者也樂於認購。對於現有股東來說,定價較高是好事,既可以募集更多的資金讓公司發展,也可以減少因為發行新股而引致的股權攤薄影響。相反,對於以高價認購新股的投資者,也許並不符合價值投資的原則。 新股的財務報表有機會是經過美化的,投資者要小心看待。新股上市的時候,有些企業也許要為了達到交易所上市的條件或希望定價高一點從而募集更多的資金,便會傾向絞盡腦汁去包裝、粉飾和美化公司的財務報表。上市後,這些經過過分包裝的新股,其真正盈利能力便會原形畢露,不少更盈利大幅倒退,令認購或高追新股的投資者蒙受損失。 新股上市,大股東和管理層的誠信、作風和公司的企業管治沒有往績可尋。「股神」巴菲特的「3M選股原則」,其中一個「M」是“Management”,即是管理層要有執行能力與高度誠信,對於新股或上市不久的公司,投資者較難判斷這方面的質素。 最後,新股較難做估值。由於缺少了公司過去的股價和平均估值(比如過去五年「市盈率」的中位數)等數據作為參考,投資者無法採用「均值回歸」的方法去評估公司的合理值。 基於以上四點的理由,買新股容易犯錯,我會儘量避免。假如真的覺得某隻新股的基本面不錯,我會傾向觀察公司上市後一段時間的財務數據,並了解公司的企業管治,深入研究過後,待價錢合適的時候才考慮買入。
  1. 股票
由於疫情關係,一星期總有三兩天駕車載太座到超市,在途中都會收聽電台財經節目。經常聽到有聽眾打電話去電台請教嘉賓主持有關股票的疑問,問題多圍繞某隻股票在哪個價位值得買入?短期目標價多少?或者是手上持有的某隻股票已跌穿買入價,是否應該止蝕?希望嘉賓主持指點迷津。 為甚麽散戶經常會問這些問題? 我想主要原因是他們並沒有建立一套適合自己的投資框架。 Pat Dorsey在《The Five Rules for Successful Stock Investing》道出了成功的投資方式主要是建基於五個核心投資原則:(一)投資者自己做功課(二)發掘有強大競爭優勢或護城河的企業(三)買入時預留安全邊際(四)長線持有(五)懂得何時沽出。這些投資框架,很值得投資者參考,也大概是我一直奉行的。 投資者買入某隻股票前應當做足功課,了解自己為何會選擇以某個價位買入該股。買入後須要持續跟蹤和觀察公司的業績與基本面的變化,不時修正對公司估值的計算和業務前景的判斷,並審視當初買入的原因是否依然成立,從而決定是否應該減持或換馬。當投資者對公司的基本面和價值認識越深,便越能夠抵擋市場上的雜音(比如大市的評論和走勢預測)及每天股價波動對投資者所造成的心理壓力,越有勇氣堅持自己的投資原則。 投資是嚴肅的行為,不應隨便相信和依賴別人的「貼士」,應該建立一套適合自己的投資框架,對自己的投資負責。
  1. 股票
上星期,一位「鍾記價值投資學會」的學員在Telegram群組分享: 「我想多謝鍾Sir 與小薯師兄,在你們身上學到好多東西。 自從看完小薯師兄一篇分析匯豐(005)的文章《匯豐這半年是真死?還是假死?(2020年8月11日)》,我一直有留意匯豐的股價走勢及關於匯豐的評論文章和消息,當時大部分人對匯豐都只會一沉百踩,最誇張見過有人預測匯豐股價將會跌至個位數! 小薯師兄的文章,用了會計及財務數據帶出另一方向的思考;而鍾Sir 在股票市場的實戰操作,反映他對價值投資的堅持。 今天匯豐的股價從低位已經反彈超過五成,我從旁學到寶貴一課,既有硬知識(會計及財務),也有軟知識(了解市場上不同投資者的心態),過程中所得到的遠遠多於股價的賺蝕呢!」 學員說得對!要成為出色的投資者,必須同時擁有「硬知識」和「軟知識」,因為兩者同樣重要。「硬知識」是指基本的會計及財務知識,能夠幫助投資者了解和計算公司的內在價值,作為評估公司的股價究竟是合理、便宜還是昂貴的一個標準。懂得對市場與個別上市公司定價後,再配合「軟知識」,觀察「市場先生」的情緒及投資者心態的變化,適當地採取逆向思維,軟硬兼施,方能把握較好的買賣時機,提高勝算。 從股市過去的週期表現來看,最佳的買入時機往往是估值便宜、市場情緒極度悲觀的時候(週期底部);相反,最好的沽出時機則是估值昂貴、市場情緒極度樂觀的時候(週期頂部)。正如投資大師Sir John Templeton 所說“Bull markets are born on pessimism, grow on skepticism, mature on optimism, and die on euphoria. The time of maximum pessimism is the best time to buy, and the time of maximum optimism is the best time to sell.” 總的來說,投資者要穩操勝券,就要在軟硬知識方面同時都下功夫了。
  1. 股票
近日,由於市場憧憬中國汽車行業銷售將會逐步復甦,汽車股受到資金追捧,比亞迪(1211)、吉利汽車(175)、長城汽車(2333)、東風集團(489)、廣汽(2238)的股價表現相當突出。 其中我持有的吉利汽車(175)的股價從今年3月中低位10港元,反覆上升至今天最高價23.75港元,累積升幅1.37倍!由於估值偏高,我今天以23.2港元減持部分持股。 減持吉利汽車的總回報率: 以沽出價23.2港元計算,較我於2020年3月19日的買入價10.02港元(見<增持港股>)高出132%。連同期間收取了2019年末期股息0.25港元,總回報率134%,我感到非常滿意。 吉利汽車的估值: 股價經過一輪急升,我認為吉利汽車的估值偏高,已經充分反映了公司未來兩年(2021年及2022年)業績回復增長的預期。根據Bloomberg於2020年10月底綜合分析員的預測數據,吉利汽車2020年、2021年及2022年的預測每股盈利分別為0.77元人民幣、1.04元人民幣及1.20元人民幣,同比分別下跌13%、增長35%及增長15%。以沽出價23.2港元計算,2021年及2022年預測市盈率分別為18.9倍 〔23.2÷(1.04 x 1.18)〕及16.4倍〔23.2÷(1.20 x 1.18)〕(人民幣兌1.18港元),較公司過去十年的預測市盈率中位數10.7倍分別高出76%和53%。 過去一年半買賣吉利汽車的紀錄: 日期 買入/沽出 價格(港元) Blog文 2019年6月4日 買入 12.48 增持部分股票(二) 2020年1月3日 沽出 16.18 減持吉利汽車(三) 2020年3月19日 買人 10.02 增持港股 2020年11月17日 沽出 23.2 再度減持吉利汽車(四) 傳統汽車股屬於周期股,行業競爭激烈,企業沒有定價權,沒有經濟專利,不是太理想的長線投資對象。對於傳統汽車股的投資策略,我傾向於行業低潮、股價低迷時買入,當行業復甦、股價回升至估值合理至偏高時減持,實行「低買高賣」。
  1. 股票
眾所周知,投資者的情緒和心態會直接影響投資行為,是決定投資回報和風險的重要因素。要提升長期的回報率及減少風險,須要懂得控制情緒和調整投資心態。 不良的情緒和心態最常見的是「貪婪」與「恐懼」。貪婪令投資者於高位不想減持股票,希望賺到最後。相反,恐懼令投資者於低位不敢增持股票,唯恐股價會繼續下跌。貪婪與恐懼往往導致投資者「股市從低位回升時買不夠貨,股市泡沫爆破後仍然持有太多貨。」 其次是羊群心態。有些投資者沒有獨立的思考和判斷能力,人云亦云,容易受到市場的氣氛和情緒所牽動,結果是「高買低賣」,成為大鱷的「點心」。 亦有些投資者過分自大,高估自己的實力和投資技巧,以為投資是一件簡單容易的事情,往往忽略了投資風險。 最後是妒忌的心理。雖然部分投資者的成績也許已經不錯,理應感到滿意,但當他們看見別人較自己賺更多錢時,便會覺得難以接受,對自己本身原有的、行之有效的投資風格、策略和框架產生懷疑,到定力不足的時候,往往會捨棄自己的一套,轉移至參與追棒熱門股的行列。Howard Marks在《投資最重要的事》第十章「對抗情緒帶來的負面影響」也提到「妒忌」是人性中最危險的一個特性。 如何避免或減少以上不良的投資情緒和心態為投資帶來的負面影響?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對股票的內在價值有基本的認識。投資者宜保持警覺,當泡沫出現、股票的價格嚴重偏離價值時,拒絕參與投資,甚至沽貨離場。也要以史為鑑,相信股市有週期、均值回歸等信念。此外,必須對“Too good to be true”及“This time is different”的「故事」或投資主題保持戒心。 大家還記得股壇新丁張公子嗎(見<股壇新丁> 一文)?張爸爸是一位資深的價值投資信徒。 張爸爸買股票往往都是趁股價大跌的時候才買入(沒有恐懼),絕不會高追(沒有貪婪)。最近的一個成功實戰例子是比亞迪(1211)。他過去兩年趁低價(約40至50港元左右)買入比亞迪的股票,人棄我取,沒有羊群的心理。今年7月份在市場熱炒電動車概念股時,於80港元以上全數沽出,利潤接近一倍,他感到相當滿意。雖然比亞迪的股價隨後飆升至超過200港元,卻無損張爸爸的心情,並沒有後悔太早沽出,也不會妒忌別人投資比亞迪較自己賺得更多,堅持紀律,估值過高的時候便沽出,乾淨利落,絕不拖泥帶水,因為他時刻注意投資風險。張爸爸多年以來堅持採用適合自己的投資風格和原則,對自己的一套投資方法所產生的回報感到滿意,風險水平也可接受。 總的來說,投資要多點理性,少點感性。張爸爸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值得我們學習。
  1. 股票
由於市場憧憬新冠肺炎疫苗快將面世,刺激資金從新經濟股流入早前被受忽略的傳統舊經濟股,銀行、地產、澳門博彩股的股價今天大幅攀升。 銀河娛樂(027)股價今早高開逾10%,開市報65港元,創今年新高。幸運地,我於開市前競價時段落盤,結果成功於65港元沽出,趁高減持部分持股。 以沽出價65港元計算,股價已經較我於2020年3月時估算銀河娛樂2020年的合理價56.5港元高出15%,更較其2021年的合理價62.2港元高出5%(見<推算銀河娛樂2020年的合理價(十一)>),我認為股價已經充分反映了投資者預期2021年或2022年澳門賭收將會回復正常,銀河娛樂2021年的預測經調整EBITDA有機會重返公司疫情前三年(2017至2019年)的平均水平。 回報率方面,以沽出價65港元計算,較我於2020年3月19日的買入價37.2港元(見<增持港股>)高出75%,加上期間收取的股息0.45港元,總回報率為76%,我感到滿意。 這個實戰例子說明,當投資者了解自己能力圈範圍內的股票價格和價值的關係,便會懂得如何利用「市場先生」的情緒,以「低於內在價值的價格買入,高於內在價值的價格賣出」,低買高賣,回報也可以相當不錯。最重要的是,這套價值投資策略所承受的風險相對較低,兼且獲利的機會也較大!
  1. 股票
今年5月20日,我寫過一篇「小心受騙」的Blog文,提醒網友「我沒有聘請『鍾記助理』一事」,想不到幾個月後,騙徒又有新招式,更是變本加厲,令我十分無奈! 多得「鍾記價值投資學會」Telegram群組學員通風報信,原來有人利用我的頭像及我的網誌名稱「股壇老兵鍾記 長勝之道」開設社交群組,招攬股民,不知有何意圖呢! 我特此再澄清一次,除了「鍾記價值投資學會」Telegram群組外(須要參加過亮光出版社為我舉辦的投資課程才可加入),我並無開設任何其他投資群組,不論是WhatsApp、WeChat或Telegram。 網友切記不要受騙。
  1. 股票
趁重陽節假期,翻看經典的價值投資書籍,其中投資大師霍華•馬克斯(Howard Marks)《投資最重要的事》一書,第四章「找出價格與價值的關係」中提到「成功投資不是因為『買到好東西』,而是因為『東西買得好』。」 Howard Marks論述「買得好,就等於成功賣出一半。」在一些可能獲利的投資方法中,包括「從資產的真實價值成長中獲利」、「利用槓桿」、「以超過資產價值的價格賣出」及「以低於價值的價格買入」,Howard Marks認為「以低於價值的價格買入」是最可靠的獲利方法,也是投資的正途。 我十分認同Howard Marks的觀點。最安全可靠、兼且獲利潛力最大的投資方式往往是沒有人喜歡的時候買入。當然,這需要堅實的投資信念、資本、知識和勇氣。 今年3月19日(見《增持港股》一文),當市場短期出現波動時,我相信市場最終都會回歸應有的價值和位置,於是趁低吸納。截至10月23日,短短7個月內,連同期間收到的股息,平均回報率達36.9%。 當時我挑選了9隻熟悉的股票(在自己的能力圈範圍內)及一隻指數基金,適度分散投資,並在充足的安全邊際下買入,目的是儘量避免個別股票可能出現價值陷阱所帶來的影響。價值陷阱可能出現的原因包括:投資者計錯數,錯估公司的內在價值;公司的內在價值隨著某些事情或發展而下跌;價格回歸價值所需的時間較預期長,投資者可能還沒有等到價值回歸便已經沽出。 從自己過去多年的實戰投資經驗,我感受到Howard Marks所說:「以低於價值的價格買入是最可靠的獲利方法」的意義。
  1. 股票
近日我做了一些關於領展房產基金(823)的分析,根據公司過往的財務數據顯示,它大致符合Benjamin Graham對於防禦型投資者的七點選股準則(見 <防禦型投資者選股> 一文),屬於穩健之選。 (一)企業要有足夠規模,銷售收入、資產等不能太小。 領展是全港最大的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Real Estate Investment Trust, 簡稱REIT),市值超過1200億港元,投資物業1932億港元,基金單位持有人應佔資產淨值1597億港元,2020年度(3月年結)物業收入淨額82.2億港元(同比增長6.9%),經營規模大,現金流強勁。 (二)財務穩健,流動比率充足,低負債比率。 領展的財務非常穩健,截至2020年3月底的淨負債(帶息負債306.9億港元 + 可換股債券39.1億港元 – 現金 78.8億港元– 以攤銷成本列賬的金融資產27.5億港元)為239.7億港元,除以基金單位持有人應佔資產淨值1597億港元,淨負債比率只有15%。 利息覆蓋率(Interest Cover)(未扣除利息、稅項、投資物業公平值變動前盈利 ÷撥歸投資物業下作資產化前的財務成本)達到7.3倍〔(稅前盈利 -165.9億 + 投資物業公平值變動239.5億 + 財務成本6.3億)÷ 撥歸投資物業下作資產化前的財務成本11億〕,償還債務的能力不錯。 (三)盈利穩定,過去十年持續每年均要有盈利。 根據信託契約條款,領展須確保每個財政年度向基金單位持有人派付的分派總額不少於可分派收入總額的90%。可分派收入總額為基金單位持有人應佔除稅後綜合溢利,並作出調整以撇除綜合收益表內記錄的若干非現金調整的影響。 我認為領展每年的可分派總額(包括酌情分派)可以被視為基金的實際盈利能力。 領展過去十年的可分派總額(包括酌情分派)紀錄: 財政年度(3月年結) 可分派總額(億港元) 增長(%) 2011 年 24.58 2012 年 29.22 +18.9% 2013 年 33.49 +14.6% 2014 年 38.30 +14.4% 2015 年 41.92 +9.5% 2016 年 […]

登入

歡迎加入 Miracoup
方便的閱讀是您能感受到的第一件事。
加入 Mirac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