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1. 工作
IBM、蘋果、Google、特斯拉等許多科技企業內部都出現特殊的的新職缺,這些職缺對傳統學歷與技能不再要求,反而注重某些只看特定能力,讓「半路出家」的轉職者,也有機會取得這些頂級企業的入場券。 據統計,新冠疫情所造成全球企業業務量減少(包括上班時間縮短、減薪休假等措施)的結果,削減了全球上班族6.7%的總工時,也就是說,全球總共有超過2000億小時的工時被釋放出來──在企業業務面臨轉型之際,這些「多出來的時間」也成為了員工職能轉型的契機。 然而,個人的職能轉型該往什麼方向前進?不妨看看IBM的作法。IBM執行長Ginni Rometty曾在致美國總統川普信中,提出了有別於傳統白領與藍領(White / Blue Collar)區分的「新領工作者」(New- collar Worker)概念,並已實際在一度缺乏技術人才的IBM實行──2020年IBM公司內已有超過15%的工作職缺,是開放給「不看學歷,只看特定能力」的「新領工作者」,甚至在北美的某些部門,有高達30%的工程師並沒有取得傳統四年制大學學歷證書,而更多是藉由短期職訓機構、企業證照認證、甚至利用線上自學成果進入IBM。 事實上不只是IBM,特斯拉執行長伊隆·馬斯克(Elon Musk)也表示四年制大學學歷對應徵特斯拉的職缺「並非必要」,認為上大學主要是為了有趣,而非學習。蘋果、Google、Netflix等企業都曾表達類似的立場。西門子美國總裁Barbara Humpton更直白地表示,許多人資部門之所以要求學歷,只是為了「海選」出一個較小的應徵母體而已。 而這些「新領」的工作領域,大部分是座落在如網路安全、數據科學、雲端運算、UI/UX設計、AI及認知商務(cognitive business)、業務代表等領域,並且是能夠滿足企業中中階技能需求(middle-skill)的工作者。根據富比士報導,這些企業主在尋找新領勞工時看重的技能,包括對問題處理高度的敏捷(Agile)與彈性、並具備學習「如何學習」的後設能力,而在最廣泛的程式能力上,許多新領工作都會有Python和Java的需求。 而上述情境也表示,這些快速變化的新形態職能,是能夠與正規資訊學院的理論訓練脫鉤,讓「半路出家」的轉職者,也同樣有機會取得這些頂級企業的入場券。 另一方面,Potomac Photonics創辦人Sarah Boisvert則在針對美國兩百家製造業者的調查中,指出既有的藍領勞工在企業轉型為智慧製造的過程裡,也必須逐漸將自己轉換為「新領」工作者,來適應現場作業流程的AI化、自動化、並替越來越多元的IOT感測器寫程式、腳本(Script)、執行機器數據收集等,這些新藍領與白領研發工程師的界線,也將逐漸模糊。  Potomac Photonics創辦人Sarah Boisvert特別著書談論「新領工作者」(New- collar Worker)。 然而另一項指標,卻也顯示出不具傳統學歷的「新領」確實面對潛在風險。根據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統計,全球職能需求正朝M型化發展──過去二十年,企業內高技能型職缺大幅增加25%,低技能職缺也呈現上升,只有新領工作者佔據的「中階技能型」職缺呈現萎縮。 另一項不利因素,則是台灣企業文化對傳統學歷的重視,仍然根深蒂固,根據《Cheers》調查,高科技製造業認為「碩士」學歷對工作有加分的比例,仍然高達55%,即使傳統製造業,也有37%認為碩士具有工作優勢。在人力資源網上,大部分企業也將「大學學歷」列為必要條件,「新領工作」需求現階段在台灣並未成熟,而大多只能以自由接案者或新創公司職員的角色存在。 然而,在疫情持續影響正規教學系統,以及傳統學院課程,無法應對迅速變化的職能需求下,「新領」工作以及其相關的思維職能,也將可能逐漸成為未來企業用人的新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