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商業

Alphabet年賺340億美元,也擋不住Google的中年危機?

圖片來源:Greg Bulla on Unsplash

印度裔高管挽救了微軟,能挽救Google嗎?

繼微軟、蘋果後,Google遭遇中年危機。

《經濟學人》近期的報導認為,Google雖擁有 Chrome、YouTube、Gmail 等明星產品,在網路廣告領域占統治地位,母公司Alphabet一年賺340億美元,人工智慧、量子計算和自動駕駛汽車領域也世界領先,但主要業務進入瓶頸期,新藍海沒有突破性成就。

Alphabet於7月30日公布的第二季度業績似乎驗證了這一說法。季度收入同比下滑2%,是上市來首次下滑。

下個月就22歲的Google該如何處理「中年危機」?

圖片來源:《經濟學人》

廣告業務表現欠佳,季度收入首次走低

和亞馬遜、蘋果相比,Google的二季報不太好看。

雖然業績超預期,但Alphabet季度收入首次出現下滑,凈利潤降幅達30%。

Google主要依賴的廣告業務表現不佳,收入下降8%至298.67億美元。其中「搜索及其他」業務收入同比下降9.8%至213.2億美元,好在YouTube廣告同比增長6%至38億元。而上半年,搜索收入略有下滑,廣告收入與去年同期持平。

圖片來源:36氪

Alphabet首席財政管露絲·波拉特(Ruth Porat)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第一季度搜索方面的營收有一定的降低。而第二季度,用戶更多地搜索購物相關話題,因而廣告主也更願意在這方面投資,帶來第二季度搜索趨勢的逐漸增長。最終,截至六月底,搜索收入和去年同期持平。

但同時,她警告:「考慮到全球宏觀環境顯著的不確定性,現在評估近期趨勢的持久性還為時過早。」與之相比,臉書(Facebook)季度收入增長了11%,4月廣告收入持平,5、6月廣告收入又開始上升。

研究公司伯恩斯坦(Bernstein)的史穆里克(Mark Shmulik)在接受《經濟學人》采訪時說,一般的在線搜索被專門搜索「淘汰」了,估計約60%的產品搜索都來自亞馬遜。亞馬遜快速增長的在線廣告業務僅次於Google和臉書。

賴以為生的廣告收入遭受沖擊,Google新興業務也不盡如人意。

Google雲端平台(Google Cloud)一直落後於亞馬遜與微軟兩大巨頭。據國際研究機構Gartner發布的2019年雲計算市場數據,全球雲計算市場3A格局穩固,亞馬遜、微軟、阿里雲仍為全球前三,全球市場份額分別為45%、17.9%和9.1%。

第二季度,Google雲端平台收入同比增長43%至30億美元。不過和亞馬遜的AWS、微軟的Azure相比,這樣的表現不算亮眼。AWS二季度收入同比增長29%至108億美元,比Google Cloud去年一年的收入還多;Azure雲計算業務營收增長了47%,多年來增幅首次小於50%。

涵蓋自動駕駛業務Waymo和生命科學公司Verily等在內的「other bets」收入,從去年同期的1.62億美元下滑至1.48億美元,運營虧損擴大至11.1億美元。

Waymo發展已超10年,但至今仍在前期投入階段,不管在B端還是C端依然難以商業化,且還需要更多資金支持。這從側面反映出Alphabet投入數十億美元的登月計劃既沒取得突破性成就,也未帶來惹眼的收益。

Google登月計劃項目:Project Loon

拋開業務層面,《經濟學人》認為,早期非常成功的隨心所欲的企業文化,對現在擁有近12萬員工的Google來說,已成負累。性別政治、自助餐廳提供的肉食、向警察出售技術,Google內部分歧和外部爭議此起彼伏。

向微軟學習,或許會是個好主意

那麽,Google該如何應對?

《經濟學人》給出了三個方案:加強管理,成為各部門更為緊密的集團,不過通用電氣(GE)的前車之鑒表明這不是個好辦法;押寶投資者,拆分、出售或者關閉一些下屬企業,實現「1+1>2」的效果,但AT&T和IBM等公司的經驗證明縮小規模有害創新;靠風投挖寶,還是別重蹈軟銀願景基金(Vision Fund)的覆轍。

微軟是個好榜樣。同樣是主業停滯不前,微軟在CEO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的帶領下實現復興,市值突破萬億美元。

圖片來源:Photo by Franck V. on Unsplash

成立於1975年的微軟自2004年起就被批陷入「中年危機」。據《彭博商業周刊》報導,微軟錯過了移動電話、搜索引擎、社交網路,而主要收入來源——PC預裝的操作系統 Windows 卻停滯不前。

對此,納德拉大刀闊斧地改革:果斷放棄在移動領域與Google和蘋果直接競爭,削減Windows投資,全心建立雲計算業務,改變美國國稅局審計員式的銷售方式,也不去研發自動駕駛硬件。

微軟給Google的啟發是自我剖析,確定企業的核心領域並跟隨目標。挖掘用戶數據價值、人工智慧、網路設備的數據處理器,廣撒網的Google是時候確定更為精準的目標了。

企業文化、Geek標籤也需要改變。Alphabet的企業文化以工程師驅動、自下而上的特質著稱。一位曾經在微軟工作的Google工程師曾表示,Alphabet的高管常把公司結構比喻成黏菌,一種以單細胞形式生存、聚集起來才能繁殖的生物。

這種企業生態固然能激勵創新,但可能阻礙長遠計劃型產品的開發,因其需要長期合作、策略的制定和執行。

而Google在雲計算等新興業務上仍保留著Geek特質。在2018年德國漢諾威工業展上的一幕就很有代表性。亞馬遜和微軟在展會上都選擇和制造業合作夥伴一起,通過實例展示制造業實現工作方式轉型、降低成本並提高收入的創新技術和成果。展廳布置成工業風,或者直接擺上工業機器,以示融入。

而Google展廳仍維持Geek風,線條簡潔的原木色展台,懸掛著的電子屏播放Google雲案例。工作人員身穿帶Googlelogo的白色衛衣穿梭其中,與其他參展企業工作人員的商務風格截然不同。

結果就是,微軟以貼心的服務聞名,而Google「有產品沒客服」。

從2004年被批陷入「中年危機」到2018年成為最有價值公司,微軟花了14年。Google會用多長時間?

參考報導:

  • Bloomberg Businessweek: The Most Valuable Company (for Now) Is Having a Nadellaissance
  • The Economist: How to cope with middle age
  • The Economist: Alphabet grows up

文:PingWest品玩

https://www.bnext.com.tw/
Contributor
Do you like 數位時代's articles? Follow on social!
Comments to: Alphabet年賺340億美元,也擋不住Google的中年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