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健康 Health

睡不好竟影響全身?讓中醫師來告訴你,對症調理提升睡眠品質有一套

良好且充足的睡眠很重要。大家都聽過西醫研究說人平均得睡八小時,而現在中醫知識慢慢普及了,很多人也聽說過半夜十一點到三點是膽經和肝經的時間,一定得好好睡著,身體才會健康。

沒錯,這不僅僅是中醫的說法,現在的西醫研究也發現,人體受生理時鐘調控,非得在半夜這段時間處於睡眠狀態,肝臟才能好好地處理膽固醇及進行其他生理功能。而美國農業部經過十多年的研究,最近總算承認,人體內膽固醇過高等現象,和我們每天吃很多高膽固醇食物沒什麼關聯。以前認為一天不能吃超過兩顆蛋,現在認為一天吃二十顆也沒有關係!臨床上,我們也常常看到病人很瘦,吃素、吃得很清淡,卻有嚴重的脂肪肝,為什麼?因為不好好睡覺!

失眠的問題在各年齡層都可能發生,也代表著不同的身體警訊。睡不好覺有許多不同情況,有的人入睡困難,上床後思緒不斷,全無睡意,拖了一、兩個小時才能睡著;有的人入睡沒問題,躺上床一下就睡著了,可是睡兩、三個小時就醒,有時可以再入睡,有時無法;有的人淺眠,容易驚醒;有的人睡眠前大半都沒問題,可是清晨四、五點就醒來,沒睡飽卻也無法再睡;有的人感覺睡得很好,睡眠時間也很長,可是起床後就是沒有精神;有的人混雜前面幾種情況,當然也有人整夜都沒有辦法睡覺。對於這些不同的表現,在中醫生理及病理學上都有不同的解釋,並不像西醫治療那樣,無論哪種失眠都是讓病人服用安眠藥。

病例及症狀

病人,女,華人,五十四歲。先生陪著她第一次來就診時,氣色非常差,人很憔悴。病人說她睡眠不好已經十年了,最近這一年變得特別嚴重,每晚得躺在床上兩、三個小時聽音樂才能勉強入睡;但入睡不深,兩個小時左右就醒來,無法再入睡。白天很累,但怎麼也睡不著。病人表示很焦慮、不耐煩、容易生氣,而且每天都偏頭痛、頭暈,躺下來休息還是一樣暈。另一方面,整年鼻塞,呼吸不順,冬天感冒會很嚴重,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康復。這幾年嗅覺下降許多,手腳冰冷。半年前停經,現在偶爾有更年期潮熱現象。貧血多年,血壓卻略偏高。

說真的,人幾天沒睡好,就已經非常難受,心情、脾氣會變得很差;而長久沒睡好,這位病人還能夠不跟先生小孩大吵大鬧,原本的個性一定很好!我一面聽病人及先生陳述,一面檢查她的身體。病人瞳孔很小,照光反應很差,代表腎陽不足;眼診肝區遠大過脾區,兩者都很平淡,沒什麼紋路,代表肝血很虛,肝脾相互拖累;舌頭偏紅、無苔,代表心陽反逆向上等。

藥方解析

這位病人有些熱象,本來我想一開始就使用石膏,但是擔心她身體太虛弱,反而讓她胃口更差、更吸收不到營養,所以決定先做一些預備動作,讓她的身體能夠銜接上來。

第一週我使用了:浮小麥、炙甘草、紅棗、酸棗仁、川芎、茯苓、知母、龍骨、牡蠣、柴胡、玉金、遠志、黃耆、當歸、生地、白芍、丹皮、桃仁、三七。使用的中藥種類有點多,主要是想看看病人對這樣中藥組合的反應。臨床用藥不僅僅是治病,也是探索病人內在問題的方法。

一週後回診,入睡比較容易了,在較短時間內就能入睡,但半夜兩點左右仍會醒來,無法再入睡。早上頭痛有好一點,鼻塞依然嚴重。我告訴病人,我們還在做準備動作,先不要急著看是不是睡得好一些,免得壓力大,反而睡眠更差。

這一週我加強通鼻竅,使用了:浮小麥、炙甘草、紅棗、酸棗仁、川芎、茯苓、知母、遠志、桂枝、白朮、葛根、白芷、辛夷、菖蒲、蒼朮。

再一週後回診,這次檢查病人,覺得病人脈象、舌象及其他方面都有進步,可以開始使用寒涼的石膏去「上焦」的虛熱,於是我改用了:石膏、知母、炙甘草、浮小麥、紅棗、酸棗仁、川芎、茯苓、遠志、柴胡、玉金、龍骨、牡蠣、吳茱萸、人參、生地。

看病不能急

又過了一週,病人回診,我剛走進診間,就看到病人氣色好很多,已經猜到她睡得不錯。果然,病人表示這一週來入睡好很多,十點半上床,不需要像以前一樣得聽音樂,三十分鐘左右即可入睡,到四、五點才會醒,睡眠品質不錯。病人及先生很高興,十多年來的失眠,服用了三週的中藥,雖然還沒有達到完美的睡眠,總算看到了曙光!

我討論這個病例的目的,是告訴大家看病不要急,就像打仗一樣,得先布局,按部就班地進行,同時觀察病人的反應,以做適當的修正。如果這個病人一開始就服用石膏等寒涼藥物,身體可能會很不適應;反應不好,輕則讓病人失去信心,重則讓病人病情加重。

不過,這也需要病人相信醫生。在這位病人來就診的半年多前,另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士來看失眠。依據她的情況,我告訴她,剛開始服用中藥的第一週有可能會睡得更差,但很快就會好轉。我特意詢問她能否接受,病人表示了解,沒有問題。

結果不到兩天,這位病人只服用了一付中藥就打電話到診所,說她服用中藥後的兩晚睡得更不好,認為治療無效,堅持要退剩下的幾付中藥!

這樣的病人有他們自己的問題。譬如這位女士,第一次來就診時就表示已經看過十多位中西醫,沒有一個有效。我們不去評論她看過的醫生們的功力,但像她這樣的看病態度與方式,是沒有醫生能幫得上忙的。而她越是如此,睡眠就越差;越無法相信醫生,也就越焦慮—這是一個惡性循環。我見到這位病人時,她已經有嚴重的焦慮症。「格局決定結局,態度決定高度」,找醫師看診也一樣!

再討論另一個失眠病例。遇到睡眠不佳的病人,許多中醫都會想到「心不藏神」「陰虛有熱」「肝氣鬱結」「心腎不交」「脾濕陽虛」等,對應各種不同的失眠表現。然而,如同之前討論的,中醫並不是症狀和藥方的「連連看」,而是得藉由望聞問切蒐集的資料,來推測身體內部的問題;除了一些小毛病之外,往往不是那麼單純與直接。

病例與症狀

這位失眠病人的細節,我們就不多提了,直接進入病因。

這位女病人年輕時得過乳腺炎,現在乳房有腫塊,月經快來前,乳房會非常疼痛。同時病人也提到,月經來的時候及剛結束的那幾天,睡眠品質會稍微好一些。前面說到乳房腫塊時,討論過心陽將乳水向下推送至子宮,轉化為經血;心陽弱時,向下推送乳水的力道不足,便會產生遺留而逐漸形成乳房病變。反過來說,乳房有病變,心陽受到阻隔而無法順利下行,會造成心陽反逆,往頭部走,往往就會產生睡眠不佳的症狀。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睡眠不佳時,肝血無法順利歸肝,肝臟無法讓血液內的有效物質及能量重生,造成血虛;而血虛造成心陽不足,好比汽車引擎沒有好的汽油,便無法提供足夠的功率,於是乳水下行更不順暢,也就有更多的殘餘物留在乳房中,導致更多的乳房病變。

藥方解析

在這種情況下,不是一聽到失眠,就直接使用常聽到的治療失眠方劑「酸棗仁湯」或「黃連阿膠湯」,而是先盡量清除乳房腫塊,減少心陽反逆,才能打開治療失眠的第一扇門。

這位病人服用清除乳房腫塊的中藥方兩週後,乳房腫塊還沒有明顯縮小,但睡眠開始好轉;這個時候我們改用「黃連阿膠湯」加減,減少所謂的「心不藏神」「陰虛有熱」的現象,病人失眠問題便大幅好轉。

「黃連阿膠湯」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方劑,最早出自《傷寒論》,原文為「心中煩,不得臥,黃連阿膠湯主之」,中藥組合為:黃連、黃芩、白芍、阿膠、雞子黃。 黃連和黃芩是寒涼的藥物,分別針對「上焦」和「中焦」的虛熱,而黃連很苦,苦入心;黃連也有解毒的作用,常常在尿毒症上使用;白芍酸收,可以意會比喻為增強靜脈系統收回血液。

雞子黃就是雞蛋黃—為什麼服藥時,要在碗裡加一個生雞蛋黃,一起吞喝下去?古代醫家大多解讀為雞蛋黃滋陰、潤燥、養血,但這樣的解釋有點牽強,整本《傷寒論》只有提到一次雞蛋黃,就是在「黃連阿膠湯」的條文裡,而滋陰、潤燥、養血的中藥材很多,為什麼偏偏要選雞蛋黃呢?

中醫認為心之所以可以「藏神」,是因為無論血液如何進出心臟,總維持一定以上的血量,當我們要補足「心中的血量」時,需要一個「引藥」帶領補血的作用到心臟,不然再強的補血藥也不一定能補到心裡去。在自然界中,什麼東西是活的,卻可以「懸浮在中間」?大概只有蛋黃了。在一顆沒有壞掉的雞蛋中,蛋黃總是懸浮在中間,不會碰到蛋殼,位居「中心位置」。因此,「黃連阿膠湯」使用雞子黃,是為了引藥到心裡去。

「引藥」這個觀念在現代科學上很難解釋,但如同中醫裡其他許多用來作「引藥」的中藥材一樣,臨床確實看得出差別。若「黃連阿膠湯」不使用雞子黃,改用其他滋陰、潤燥、養血的中藥,效果就是沒那麼好。而既然作為「引藥」而非「主攻」的藥材,那麼大一點或小一點的雞蛋黃,甚至換為鴕鳥蛋或鵪鶉蛋的蛋黃,效果會不會差很多?答案是否定的,臨床上做了許多測試,只要是懸浮在中間的蛋黃,大小和種類並不是那麼重要,這點讓我們更肯定了雞子黃在「黃連阿膠湯」裡,主要的用途是「引藥入心」。

那麼阿膠呢?討論治療子宮大出血的「膠艾湯」時,我們提到阿膠補血的功能在於「內收」,而非單純的補血。阿膠配合雞子黃,達到「內收入心」「心藏神」的功能。如果阿膠只是單純的補血,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用「四物湯」來代替阿膠,新創一個「黃連四物湯」?但臨床試驗效果遠不如「黃連阿膠湯」。

阿膠的作用,在現代科學一樣很難解釋,只能從臨床來實證,不過並不難意會想像。阿膠是用驢皮製作的,驢皮堅韌,在驢子身體最外層,把全身血肉內臟包在裡面,意象上即為「內收」。另外,阿膠最早不是驢皮製作的,而是用牛皮製作的,現在成為「黃明膠」,功能和阿膠相似,可是效果不如阿膠。

本文出自圓神出版《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新冠肺炎治癒率100%的名中醫,用科學思維帶你理解經典中醫,遠離病苦》一書

https://www.top1health.com
Do you like 華人健康網's articles? Follow on social!
沒有評論
Comments to: 睡不好竟影響全身?讓中醫師來告訴你,對症調理提升睡眠品質有一套

登入

歡迎加入 Miracoup
方便的閱讀是您能感受到的第一件事。
加入 Mirac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