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世界 World

梅根:英國王室生活令我一度想自殺

歐普拉·溫弗裡對哈利王子及其妻子梅根的採訪在週日晚上於CBS電視台播出。
歐普拉·溫弗裡對哈利王子及其妻子梅根的採訪在週日晚上於CBS電視台播出。 JOE PUGLIESE/HARPO PRODUCTIONS, VIA GETTY IMAGES

在童話般的婚禮上與哈利王子(Prince Harry)結婚一年後,梅根·馬克爾(Meghan Markle)在週日晚上播出的一個採訪中說,她作為英國王室成員的生活變得令人難以忍受,以至於她曾想過自殺。

還有,王室成員告訴前美國演員、有雙重種族身份的梅根以及哈利,他們不希望這對夫婦將來的孩子成為王子或公主,並對嬰兒膚色會有多深表示擔憂。

這些是在備受期待的CBS歐普拉·溫弗瑞(Oprah Winfrey)採訪中公開的,是蘇塞克斯公爵夫人梅根的一次猛料披露。現年39歲的梅根在嫁入溫莎王朝後發現這並不是一個童話故事,而是悲慘地失去了自由和自我認同。

「在不得不向哈利承認的時候,我感到羞恥,」梅根談到她的自殺念頭時說道。「我知道,如果我不說出來,我會自殺。我就是不想再活了。」

她說,儘管丈夫非常擔心自己的狀況——在公共場合緊緊握住她的手——但她尋求醫療幫助的努力被宮中官員回絕,他們擔心這會對王室造成影響。她形容自己是肯辛頓宮(Kensington Palace)的一名囚犯。

她說:「我不能隨隨便便就叫一輛Uber來宮裡。」

梅根沒有透露是哪位王室成員對嬰兒的膚色提出疑問,也沒有充分解釋為什麼王室並沒有把授予孩子王室頭銜作為理所當然的事,這種頭銜意味著孩子可以得到安全保護。

2017年,英格蘭桑德林漢姆,包括哈利和梅根在內的英國王室成員們。
2017年,英格蘭桑德林漢姆,包括哈利和梅根在內的英國王室成員們。 ALASTAIR GRANT/ASSOCIATED PRESS

披露的其他內容則不那麼具有爆炸性。她說,她和兄嫂凱特(Kate)在為女花童的連衣裙選擇上發生分歧,凱特把她惹哭了,這和之前廣泛報導的正相反。梅根的一位助手告訴她,由於她被過度曝光,她不應該和出門和朋友共進午餐,儘管她在四個月裡只離開自己的住所兩次。

哈利和梅根還透露了一個相對欣喜的消息,將在今年夏天出生的第二個孩子是一個女孩。

梅根的孕肚很明顯,她輕鬆幽默地談論了最初與未來婆家的接觸。她描述了她是如何在即將被引見給伊麗莎白女王二世之前才學會行禮的,並且堅稱她對何為在職王室成員一無所知。

「我對於這意味著什麼從來沒有做任何功課,」她說。「我從來沒有在網上搜索過我的丈夫。」

對於那些沉浸於網飛系列劇《王冠》(The Crown)中描繪的宮廷陰謀的美國觀眾來說,這相當於十分有料的番外篇。而對於注意力被族長菲利普親王因病入院佔據的王室,這痛苦地提醒著他們,在哈利和梅根放棄王室生活一年後,破裂的關係尚未癒合

自從哈利的母親戴安娜王妃於1995年告訴BBC「我們的婚姻中有三個人」以來,這是在大西洋兩岸最令人期待的王室訪談。戴安娜王妃當時說的是她丈夫查爾斯王子與卡蜜拉·帕克·鮑爾斯(Camilla Parker Bowles)的婚外情。兩人後來結婚了。

像梅根一樣,戴安娜是一位迷人的王室外人,她與查爾斯的婚姻為溫莎王室帶來了童話般的色彩,但她也因王室生活所帶來的限制而感到深深的痛苦。與梅根不同,她的婚姻在雙方的婚外戀指責中破碎,當她與BBC記者馬丁·巴希爾(Martin Bashir)談話時,她說王室視她為「某種威脅」。

戴安娜的那次採訪猶如她動盪的宮廷生活的壓台戲,是一個流行文化的重要時刻,也是英國歷史上吸引了最多觀眾的節目之一,在《週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的滑稽模仿劇中重現,並加深了媒體對所有關於戴安娜的事情的無窮渴望。兩年後,她因躲避攝影師的追趕而發生車禍,死於巴黎。

哈利與歐普拉一起回憶了那場悲劇,說他的妻子與八卦小報的衝突不斷,「我最大的擔憂是歷史的重演。」他長期以來一直把母親的死歸咎於記者,並說這對夫婦搬到加利福尼亞的原因之一是為了逃脫媒體無休止的關注。

2018年,哈利和梅根在聖喬治禮拜堂舉行婚禮。
2018年,哈利和梅根在聖喬治禮拜堂舉行婚禮。 POOL PHOTO BY BEN STANSALL

然而現在,那對夫婦坐在舒適的柳條戶外椅上,隔著一張矮小的圓桌,接受美國最知名電視節目主持人的採訪。歐普拉專訪過的名人包括麥可·傑克遜(Michael Jackson),貝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和唐納德·J·川普(Donald J. Trump)——她以毫無顧忌而聞名(1993年,她問傑克遜是否是處男,令他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梅根認為採訪是一次重述自己的敘述的機會。在此之前一段時間,梅根聲稱自己的名聲被貪婪的八卦小報歪曲,因為心生嫉妒的王室侍從給了媒體很多不實的爆料

甚至連梅根的著裝似乎也做過精心選擇,以傳達出新開始的信號。她的優雅黑色連衣裙由喬治·阿瑪尼(Giorgio Armani)設計,上面有醒目的荷花圖案,她的工作人員稱這象徵著復活和生存意志。她還戴了曾經屬於戴安娜的鑽石網球手鏈。

但是,這對夫婦重新樹立公眾形象的努力在英國遇阻。在播出前的幾天裡,新的指控浮出水面,說梅根欺負她的工作人員,把初級助手們弄哭,並導致兩名私人助理離開王宮。梅根稱這些說法只是人身攻擊,而白金漢宮則表示會就此展開調查。

「一場為控制敘述而進行的大戰正在上演,」前BBC王室記者彼得·杭特(Peter Hunt)說。「對於哈利和梅根為何離開王室,我們的定論是什麼?我們該相信兩個小時的歐普拉節目還是相信那些霸凌行為?」

梅根有不少捍衛者。與她共同出演過電視連續劇《金裝律師》(Suits)的演員派翠克·J·亞當斯(Patrick J. Adams)上週在推特上稱,她具有「深刻的道德意識和強烈的職業道德」。亞當斯說,王室對她的霸凌指控「駭人聽聞」。

批評人士長期以來一直能在某些人對梅根的反應中感受到種族歧視。梅根是個有雙重族裔身份的職業女性,在遇見哈利之前曾離過婚。最初,英國的小報對這對夫婦的報導很熱切,但後來反過來發表了有損他們形象的文章,講述了他們如何乘坐高碳排放的私人飛機,以及如何限制他人看望剛出生的阿奇(Archie)。

在採訪中,哈利告訴歐普拉:「我最大的擔憂是歷史的重演。」
在採訪中,哈利告訴歐普拉:「我最大的擔憂是歷史的重演。」 JUSTIN TALLI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有人還指出,當安德魯王子——女王的次子、哈利的叔叔——拒絕就其已故朋友、被定罪的性侵者傑弗里·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的性販運指控接受美國當局問訊時,白金漢宮調查梅根的霸凌行為顯得很虛偽。

儘管英國報紙涵蓋了採訪中所有可能的角度,但有些人清楚地表明,採訪引發的興趣是有限的。倫敦《星期日泰晤士報》報導稱,女王本人並沒有觀看該節目的計劃,這是可以預見的,因為它的播放時間在倫敦時間午夜之後。節目將於週一晚上在英國的ITV電視台上播放。

還有一些英國人則試圖淡化其重要性,並指出這個國家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操心:學校將在週一重新開放,新冠病毒疫苗的接種將繼續全速開展。至少有一位重要的英國領導人表示,他沒有為看這個節目熬夜的計劃。

「當然,我對世界各地的各種新聞都感興趣,」週日,首相鮑里斯·強生(Boris Johnson)被問及哈利和梅根時說。「但我覺得播放時間太晚了,所以我可能就不看了。」

登入

歡迎加入 Miracoup
方便的閱讀是您能感受到的第一件事。
加入 Mirac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