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聲:1995年,戴安娜王子就皇宮生活接受採訪。梅根·馬克爾週日也這麼做了。
發聲:1995年,戴安娜王子就皇宮生活接受採訪。梅根·馬克爾週日也這麼做了。 TIM GRAHAM/CORBIS, VIA GETTY IMAGES; HARPO PRODUCTIONS, VIA REUTERS

凡是記得1997年威爾斯王妃戴安娜(Diana, the Princess of Wales)葬禮的人都難以忘記她的兩個幼子——威廉(William)和哈利(Harry)王子——在她的靈柩前往西敏教堂時緩緩走在後面的痛苦景象。他們扣著手,低垂著頭。哈利穿著西裝顯得那麼瘦小。

那張照片多年來一直縈繞不去,幽靈般提醒人們王子們經歷了怎樣充滿創傷的童年。週日晚上,當哈利王子和妻子梅根(Meghan)接受歐普拉·溫弗瑞(Oprah Winfrey)採訪時,它再次出現在背景中。

雖然英國小報喜歡把梅根塑造成溫莎公爵夫人(Duchess of Windsor)那樣的反派角色——一個離過婚的美國女人,在1936年拐走了他們的國王,和他一起過上凄苦的流亡生活,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家庭裂痕——但哈利和梅根似乎決心把她反而定位為當今的戴安娜,一個被姻親虐待的女人,非但沒有罪過,反而還是被罪行侵害的一方。

哈利王子經常痛苦地提起多年前戴安娜的遭遇。她與查爾斯王子(Prince Charles)離婚後被逐出王室,後來被狗仔隊窮追不捨,在巴黎某地下通道內的一場車禍中去世。週日,他再次提起這個話題,將母親和妻子的遭遇相提並論,並在談到戴安娜時說,自己「在整個過程中都感覺到了她的存在」。

1997年,哈利王子(右二)在母親的葬禮上,當時12歲。
1997年,哈利王子(右二)在母親的葬禮上,當時12歲。 KIERAN DOHERTY/REUTERS

這給人莎士比亞戲劇的感覺,歷史感通過王室血統和古老制度不可改變的結構進行著自我重複,而一位王子則表示要打破舊模式,尋找新的前進之路。

週日,哈利王子表示妻子受到「持續不斷的」批評和種族主義攻擊,明確地將妻子和母親相提並論。

訂閱「簡報」和「每日精選」新聞電郵

表單的頂端

同意接收紐約時報中文網的產品和服務推廣郵件

表單的底部

查看往期電郵 隱私權聲明

「我看到歷史在重演,」他說。不過他表示,因為社群媒體無處不在,以及種族主義的腐蝕性因素,梅根的遭遇「要危險得多」。

梅根在採訪中談到自己作為王室妻子那段時間的心理健康問題,以及孤獨、悲哀和自殺的念頭,這讓人想起戴安娜曾談到自己婚姻期間的暴食症和憂鬱症。這兩名女性都表示,她們曾拚命地向家人尋求幫助,但都遭到了忽視和拒絕。

「當我說歷史重演的時候,我說的是我的母親,」哈利說。「當你看到一些事情以同樣的方式發生時,任何人都會尋求幫助。」

但他說,就像他的母親一樣,當梅根請求幫助時,沒有人願意幫忙。相反,王室沒有理會她的擔憂,他們給她的要求基本上就是,低頭作人。

這對夫婦被反覆告知:「事情就是這樣。事情就是這樣,」哈利說。

2018年,哈利王子和梅根的婚禮。
2018年,哈利王子和梅根的婚禮。 POOL PHOTO BY BEN STANSALL

梅根和戴安娜之間有很多相似之處。

和戴安娜一樣,梅根嫁到了一個並不理解她的家庭,他們認為她會毫無怨言地遵守王室習俗和禮儀。她說,和戴安娜一樣,當梅根被證明不能或不願意同家族保持一致時,王室沒有做任何事情來消除關於她苛刻、任性、高傲的公共敘事。和戴安娜一樣,梅根發現自己被小報糾纏,它們指責她不斷尋求關注,同時樂此不疲地用她的故事填滿版面。

但是兩人之間也有一些不同,戴安娜是白人,梅根是混血兒;戴安娜的婚姻破裂了,而梅根的婚姻卻很穩固,哈利是她的堅強後盾。

戴安娜和查爾斯結婚時只有20歲,不知世事,非常天真;梅根嫁給哈利時36歲,處世精明,已經獨立生活多年。她也離過婚,是知名演員。

而且梅根是美國人,有著美國人的感性。

戴安娜來自一種崇尚傳統、沉默寡言的文化;梅根則來自一個可以去尋求幫助、討論自己的感受,提出可能有更好、更新的做事方式的地方。

不過,當梅根坐下來接受歐普拉的採訪時,她身上還是有不少戴安娜的影子。梅根戴著戴安娜曾經戴過的鑽石手鐲。(戴安娜最著名的首飾是她的藍寶石與鑽石訂婚戒指,現在戴在威廉王子的妻子、劍橋公爵夫人凱特[Kate, the Duchess of Cambridge]的手上。)

在週日的採訪中,梅根講述了一段令人疲憊不堪的王室生活。
在週日的採訪中,梅根講述了一段令人疲憊不堪的王室生活。 CBS

然後是採訪本身。

一位王室妻子大膽決定在電視特別節目中批評丈夫的家庭,這讓人想起戴安娜王妃1995年接受BBC採訪時的情景。在那次採訪中,她以憂鬱的語氣透露,自己的婚姻一直以來都是註定要失敗的,因為婚姻中有「我們三個人」:她、查爾斯和卡蜜拉·帕克·鮑爾斯(Camilla Parker Bowles)。鮑爾斯是查爾斯多年的情人,後來成了他的妻子。

但週日以最直接的方式提到戴安娜的人是哈利。他說,他相信戴安娜會對他們夫婦的遭遇感到憤怒和悲傷。他還說,她會支持他們離開英國,追求擺脫王室約束的新生活。

他說,鑒於她的經歷,他自己的困境似乎帶有一種必然性。

「說到你問我的問題——我媽媽會怎麼想——我想她早就料到了,」他告訴歐普拉。「但最終,她只希望我們能幸福。」

對哈利來說,還有一個額外的因素,那就是他知道父親給母親帶來了痛苦,查爾斯知道戴安娜作為王室的妻子是多麼不快樂。現在,他告訴歐普拉,他和查爾斯因為梅根發生了爭吵,父親一度拒絕接他的電話。

「有很多事情需要解決,」哈利說。「我真的很失望,因為他也經歷過類似的事情。他知道痛苦是什麼感覺,而且阿奇(Archie)是他的孫子。同時,當然,我會永遠愛他。但是很多的傷害已經造成。」

「已經發生了很多傷害,」哈利王子告訴歐普拉。
「已經發生了很多傷害,」哈利王子告訴歐普拉。 HARPO PRODUCTIONS, VIA REUTERS

採訪快結束時,哈利談到了兒子阿奇,以及他在加州的新生活。他的聲音聽起來充滿愛意與渴望。有那麼一刻,他似乎在回憶12歲時失去母親的感覺。

「對我來說,最棒的就是把他放在單車后座上的嬰兒座椅上,帶著他騎單車,」他說。「這是我小時候一直沒辦法做到的事情。」

登入

歡迎加入 Miracoup
方便的閱讀是您能感受到的第一件事。
加入 Mirac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