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健康 Health

打擊不孕症隱形兇手!台灣試管嬰兒之父曾啟瑞,伴不孕夫婦「絕處逢生」!

隨著現代人的晚婚晚育趨勢,有生育困難的夫婦比例越來越高,平均每7對夫妻,就有一對面臨不孕問題。被譽為台灣試管嬰兒之父的TFC臺北婦產科診所生殖中心創辦人曾啟瑞就表示,不孕問題綜合了各種因素,想要懷孕的夫妻,應該綜合考量,選擇最合適的方式,趁早治療。

TFC臺北婦產科診所生殖中心創辦人曾啟瑞分析,常見的不孕症原因,是女性的骨盆腔發炎,需要借助試管嬰兒才能夠受孕。

另外,這幾年由於戴奧辛、塑化劑等環境污染,對於男女雙方的生殖系統,都有巨大的影響。曾啟瑞指出,近年來越來越多女性罹患多囊性卵巢或是子宮內膜異位症,都是長期外食造成的不良影響。

「甚至幾年前還有一項研究指出,台北市男性的精蟲數量,平均一年減少50萬/1c.c.,十年就少了500萬。正常男性的精蟲大約是4000到6000萬/1c.c.,時間久了影響也非常大。」曾啟瑞表示。

另外,有些夫妻看似都沒有問題,卻還是難受孕,原因可能出在免疫問題。像是有些女性的自體免疫系統,排斥異物的敏感性較高,將先生的精蟲視為異物,加以排除,也會增加不孕機會。

曾啟瑞指出,現代人的生活節奏快、外食多、婚姻規劃晚,再加上上述的這些問題,才會導致不孕的問題越來越複雜。

從生育計畫走到少子化,台灣技術傲視亞洲伴媽媽找生機

1978年,全球第一個試管嬰兒路易絲·布朗在英國誕生,在生殖醫療界投下重磅震撼彈。1980年,曾啟瑞前往美國哈佛留學,接觸到了當時最前沿的技術,並將之帶回台灣。

回顧當年,曾啟瑞也不禁感慨生育問題隨著時代不同,竟然有180度的翻轉。60年代的台灣還在推行節育政策,這個時代的人卻反而因為少子化、無法求子而苦惱。

不過,正是因為生殖醫學起步得早,經過技術不斷進步,讓現代人有更多可行的求子方式得以使用。曾啟瑞舉例,當前的急速冷凍技術讓育齡族群以凍精、凍卵,在最適當的時機受孕,克服了過去一定要馬上進行受孕的問題。

尤其是當前的孕期篩檢非常完善,高齡產婦容易生出染色體異常的孩子。但其實,在受精卵授精的第5天,就有技術可以對胚胎染色體進行檢測;醫師還可以在妊娠11、12週時,抽取母親血液進行非侵入性胎兒染色體基因檢測,及早發現胎兒異常,為下一次受孕爭取時間。

「台灣的生殖醫療成功率傲視亞洲。」曾啟瑞指出,如今台灣生殖醫學以36.7%的試管嬰兒治療著床率高居全球第二、僅次美國,台灣的試管寶寶數量,更是突破十萬!

不孕症一定要做試管嬰兒嗎?權威醫師用年齡做分析

身為台灣第一名執行試管嬰兒的醫師,曾啟瑞並不認為所有不孕症都需要用試管嬰兒解決。「一對夫妻進入診間時,我首先要確認不孕的原因,第二個就是要看年紀。不孕症最大的敵人就是女性的年齡,差不多40歲之後,卵巢的功能都不會太理想。」

判斷卵巢的功能,可以透過抽血檢查AMH數值。如果生殖構造沒有問題,且年紀、AMH值都尚完好,曾啟瑞建議可以先使用「人工體內受精」。35歲左右可先嘗試「人工體內受精」

「同房的時候,其實90%精液都在陰道裡面,子宮頸是一個狹長通道,大部分精子都找不到路。人工體內受精就是篩選精子,直接把精子送到子宮腔。」曾啟瑞說明,如此一來就能夠大大提升授精的可能性。

一般來說,35歲以下的人工體內受精,大約有30%的機率,可以先嘗試2次體內受精,再考慮試管嬰兒的選項。35以上別拖延!存卵後進行試管嬰兒

「35歲以上的夫妻,如果結婚一年都還沒有動靜,就不要再嘗試,趕緊就醫了!」曾啟瑞建議,許多人會想用中藥調身體,調著調著都過更年期了。目前曾啟瑞的看診病人平均是41.3歲,而且歲數還在往上攀升。他提醒,別等到AMH數值都變0,就只能採用捐贈卵子了。

曾啟瑞表示,40歲以上的女性,比較適合採取試管嬰兒,建議可以先進行集卵,因為40歲以後的卵子數量少,且80%都有染色體上的問題,因此一次試管嬰兒中,最好多配對使用幾顆卵子,更有機會找到健康卵子進行配對。

打造「第一流」生殖團隊!曾啟瑞一肩挑醫學要有社會責任

「某種程度來說,生殖醫學就像是移植醫學,只有成功或是失敗,是零與一百的哲學,而不像慢性病,還有控制得好與不好的灰色地帶。」曾啟瑞指出。身為台灣生殖醫療界的教父級人物,曾啟瑞勉勵,生殖醫學要拚的是「第一流」而非「第一名」。

「第一名只能有一個人,但是第一流的人才可以很多。生殖醫學是團隊合作,需要集結許多第一流醫療人員,才能有卓越的成果。」他表示。TFC臺北婦產科診所生殖中心的團隊成員可分為老中青三代,正是為了秉持國際視野,傳承卓越技術。

曾啟瑞最後強調,生殖醫療具備社會公益責任與人文素養。在曾啟瑞的辦公室中就有一對意義重大的熊娃娃,是他協助一對藍領不孕夫婦的過程中,那名準媽媽送給他的。

曾啟瑞表示,在實踐社會責任與醫者核心價值的前提下,為不孕症患者實現「傳宗接代」是一種使命。在不孕症醫療領域上注入新血、培育年輕的醫療生力軍,也是一項重要的傳承。

文/林以璿 圖/蘇鈺婷

登入

歡迎加入 Miracoup
方便的閱讀是您能感受到的第一件事。
加入 Mirac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