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在2019年的軍旗敬禮分列式上。
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在2019年的軍旗敬禮分列式上。 PETER NICHOLLS/REUTERS

你可能聽說了最近那個採訪,揭露了英國王室是一個充滿誹謗中傷和種族主義的惡意之地。誰說不是呢?一個作為階級主義的實際載體而創建的機構毫無人情味,這太順理成章了。面對如此稀鬆平常的內幕曝光,公眾的反應有些雞同鴨講,因為人們普遍認為,我們可以讓王室變好。根本不可能。不管你加多少糖,也不可能把一瓶毒藥變成清甜的飲料。

對於我們了解到的信息,一個公正且適當的回應是讓整個英國團結在一起,手拉手唱著《可愛的卡洛琳》(Sweet Caroline),繞著君主制機構圍成一個圈,然後把它燒毀。然後王室成員可以清掃灰燼並仔細地將其倒在垃圾桶裡——一個標誌著用勞動換取生計的新生活開始的儀式。

王室的存在意味著政府承認無法解決或不在乎人民的問題。於是它提出讓人民看場熱鬧。提升一個家庭,讓它過上童話般的奢華生活,總比枯燥無味地努力提升所有家庭,使其過上不失體面的生活要簡單得多。普通百姓出錢供養一幫高高在上但完全配不上這一地位的貴族,而不是反過來。任何一個在2021年仍保留王室的國家,都在證明其革命進取心的嚴重匱乏。

美國曾犯下許多反人類罪行,但在這件事上我們做的是正確的。我們的總統也許會令舉國蒙羞,但至少美國人沒有被要求向某些完全莫名其妙的廢柴有錢人——以幾百年前某英國頭號黑幫老大的孩子的孩子的孩子的身份證明自己的合法性——卑躬屈膝。是的,我們自己也有資本主義催眠下的對名人的痴迷,但王室完全是一個更扭曲的東西——好像把布希一家、卡戴珊一家和法威爾一家合在一起組成一個珠光寶氣的帶准宗教性質的崇拜名流的邪教,再添上一筆振奮人心的帝國主義色彩。

2019年6月8日,在軍旗敬禮分列式上,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和其他英國王室成員站在白金漢宮的陽台上。
2019年6月8日,在軍旗敬禮分列式上,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和其他英國王室成員站在白金漢宮的陽台上。 HANNAH MCKAY/REUTERS

王室除了象徵著對不平等致以的最高敬意之外,還能是什麼呢?一小撮人不是基於道德價值,而是基於遺傳的偶然性,享受著從公眾資金中榨取來的數百萬美元,併當作煽情的民族主義英雄來崇拜,換來的僅僅是他們「賞心悅目地公開亮相」的職責,而這個工作他們做得也是毀譽參半。

超過6000萬公民——其中許多人生活在貧困中——被指示要讚美而不是憎恨這種誇張的場面。他們被告知要為某人擁有夢想中的生活而感到高興,即使某人不是他們自己,而且要通過這種王室成員上演的肥皂劇來間接體驗他們的生活,而不是要求人人平等。聖上衷心期望您來觀看這個節目,而不是花時間閱讀卡爾·馬克思(Karl Marx)。

訂閱「簡報」和「每日精選」新聞電郵

表單的頂端

同意接收紐約時報中文網的產品和服務推廣郵件

表單的底部

查看往期電郵 隱私權聲明

而這種算計似乎奏效:五分之四的英國成年人對女王持正面看法。人們似乎無法抵抗花裡胡哨的帽子帶來的吸引力。

這個乏味節目裡的明星將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新的王子和公主將誕生,豪華的婚禮將舉行,嬌生慣養的屁股將挨個坐到舒適的王位上。這些陰謀詭計——一個個都是為了轉移公眾的注意而設計的——只不過是君主制這個巨大巢穴上面慌亂爬行的白蟻。它以勞動者的力量為食,再反芻到自己的豪宅裡。

廢除君主制應該不會太棘手。首先,你拿走他們的房子。然後,你拿走他們的財富。然後,你拿走他們的頭銜。所有這些都應該屬於公眾,而那些人將這些東西強佔了太久。

對王室來說,好消息是經濟似乎正在反彈。對他們來說,找工作應該不會太難,就算他們沒有工作經驗。他們可以在Tesco超市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這是他們人生中第一次用雙手賺錢的絕妙機會。過得比我們好的人常常告訴其他人,努力工作有助於提升自愛。我估計他們很快將擁有前所未有的幸福。

登入

歡迎加入 Miracoup
方便的閱讀是您能感受到的第一件事。
加入 Mirac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