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工作 Work

八大行業沒有學歷與年資經驗限制?歡場和你想的可能不太一樣

「在八大,二十五、六歲就算輕熟了,聽到一個小姐在這區做了十年,我覺得好厲害,這代表她的技巧手腕一定超棒。」涼圓歪著頭說。

然而客人聽到小姐下海了十年,總是大驚失色——

「在這圈子混了十年,不會搞太久了嗎?」

「十年前幹部跟我推她,說她是新妹,十年後還推她,說她是『服務殷勤』…… 她這輩子看樣子是上不了岸的,這樣下去怎麼得了? ! 」

文憑無用?生命的伏筆會找時機兌現

圈外人乃至於八大人都存在迷思,認為賣身沒有學歷與年資經驗的限制,只要肯放大尺度就賺得到錢,大夥兒繞著金錢的主旋律送往迎來,何時下海或收山都隨個人高興。

然而經濟問題舒緩後,性工作者們經常因為恐懼改變,選擇消極維持現狀,錯過彈性較大的選擇點,未來便越是無從選擇,久而久之就深陷多重困境中。

「曾經有個老頭點檯我,邊做邊嘆氣說:『看妳這個樣子喔,我一定要好好教育我女兒,千萬不要沒讀書來做這一行……』」

老頭嫖客手上摸奶、嘴裡說教,煩得涼圓心頭長疙瘩。「我也是有大學畢業,好嗎? ! 」

「大學畢業出來賣?哎喲,書都白唸啦~~」

這白目老頭全身光溜溜、命根子給人握在手裡,還不忘在小姐面前裝高大上,涼圓覺得要忍住不酸他實在太難了。「對啊、對啊,給女兒唸書還不是跟我一樣,不如趕快出來賣賣實際。」

嗆客人而不被客訴的訣竅,就是在氣氛急轉直下前,使出撒嬌大法。涼圓見老頭變了臉色,連忙嗲聲說:「哥~~我開玩笑的嘛~~現在談讀書做啥呀?掃興!」

雖然奧懶覺總把小姐看成地上的泥,但堅持到取得大專院校學歷,可能是涼圓做過最有遠見的決定。當她意識到時不我與,又不想妥協初夜交易的市場規則,合作多年的經紀人將她轉介給熟識的應召站,美言「這妹仔是有喝過墨水的」,讓主控幹部破格錄用她做助理——在文憑無用論的慾海中,最後是文憑讓涼圓攀上浮木。

近年來,台灣的大學錄取率都在90%以上,彷彿青年學子只要有心填志願,未來在履歷表上填上大專院校學歷就不成問題。到了八大,大學畢業或是在學中,變成幹部趴客時強調的賣點,酒店媽媽桑也會主打自家小姐的素質好,理由是她只面試大學生,旗下小姐有的甚至讀到研究所。

雖然我沒有具體的統計數據,不知道八大行業內有多少比例的大專院校或同等學力的人員,但在田野調查的過程中,能互動時不冷場、對各種問題侃侃而談的受訪者,學歷通常有大學以上,沒有唸到大學的則是從業多年,累積了相當的街頭智慧與人生故事。

其實聊不聊得開並不只是學歷因素,還要考量生活經驗的隔閡。有一回我約了一位圍事做採訪,他對每個提問只有「嗯」、「科科」、「屁哩他」這類不超過三個字的回應,話比金曲歌王剛出道時還少。我如坐針氈,以為他不習慣跟女生對話,這時一位認識的小姐經過,兩人瞬間嘰哩呱啦聊了一大串,講的都是中文,大概是打招呼順口問對方最近在忙啥生意好不好,但用詞語法完全超出我的經驗範疇,我才驚覺問題出在「語言不通」。在那位圍事眼中,我這種訪綱中夾帶成語的書呆子根本是外星人,他能跟外星人談什麼呢?

事後,一位曾在道上做生意的影視製作人指點我,想讓對方認定是住巷子裡的內行人,就聊聊賭盤、改造槍枝,要不然提個當年勇,例如國、高中時去哪裡跟誰釘孤枝,一下就能拉近距離——這真的是考倒我了,唯有深切反省自己的不足。

本文出自三采文化《我拿青春換明天:八大行業職場說明書,慾海求生的人物群像》一書/陶曉嫚著

Comments to: 八大行業沒有學歷與年資經驗限制?歡場和你想的可能不太一樣

登入

歡迎加入 Miracoup
方便的閱讀是您能感受到的第一件事。
加入 Mirac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