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太空 Space

中俄將合建月球科研站,開啟太空競爭新時代

「嫦娥五號」飛船於去年11月在中國文昌發射升空。中國和俄羅斯已表示將共同建設一個月球科研站。
「嫦娥五號」飛船於去年11月在中國文昌發射升空。中國和俄羅斯已表示將共同建設一個月球科研站。 MARK SCHIEFELBEIN/ASSOCIATED PRESS

中國和俄羅斯達成協議,將在月球表面或月球軌道上共建一個科研站,為一場新的太空競賽奠定了基礎。

長期以來,美國與蘇聯以及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一起主導著太空探索活動,兩國曾分別將第一批宇航員送入太空、送上月球,後又在已在軌運行了20年的國際太空站項目上合作。

中國和俄羅斯本週二的聯合聲明可能會重塑太空探索的地緣政治,在月球科學探索和潛在的商業開發方面重啟相互競爭的項目和目標。不過,這次的主要競爭方將是美國和中國,俄羅斯只是個配角。

近年來,中國在太空探索方面取得了巨大進步。它將自己的宇航員送入軌道,把探測器送到了月球火星。在計劃成熟的任務中,中國實際上已經把俄羅斯招為合作夥伴,它的太空計劃發展速度早已超過了俄羅斯近年來停滯不前的計劃。

訂閱「簡報」和「每日精選」新聞電郵

表單的頂端

同意接收紐約時報中文網的產品和服務推廣郵件

表單的底部

查看往期電郵 隱私權聲明

去年12月,中國的「嫦娥五號」從月球表面帶回樣本,北京隆重地給這些樣本辦了展覽。這讓中國成為繼美國和蘇聯之後,第三個從月球帶回樣品的國家。在未來幾個月裡,中國預計將把一個著陸器和火星車送到火星表面,緊跟在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恆心號」(Perseverance)之後,「恆心號」是上月在火星著陸的。

中俄兩國沒有給出合作項目的詳細說明,也沒有設定時間表。據中國國家航天局發布的聲明,兩國同意「利用在空間科學、研發和使用空間設備和空間技術方面積累的經驗,將共同制定建造國際月球科研站的路線圖」。

週二,分別負責中俄兩國航天項目的張克儉和德米特里·O·羅戈津(Dmitri O. Rogozin)通過影片會議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其中提到了預計將於2024年著陸月球南極的中國「嫦娥七號」月球探測器。中國的月球探測器都以中國傳統神話中奔月的仙女命名。

對俄羅斯來說,簽訂這項協議意味著角色的改變。

蘇聯最初曾在20世紀中期的太空競爭中領先,後來落後於美國,美國在1969年實現了人類首次登月,這是蘇聯從未實現過的壯舉。蘇聯解體後,俄羅斯成為國際太空站建設的重要合作夥伴。

NASA在2011年將穿梭機退役,俄羅斯的「聯盟號」(Soyuz)有段時間曾是前往國際太空站的唯一運載火箭,直到億萬富翁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創辦的私營公司SpaceX去年用自己的火箭把宇航員送入軌道

相比之下,中國從未被邀請進入國際太空站項目,因為美國法律禁止NASA與中國政府合作。這意味著中國「別無選擇,只能自己制定、實現目標」,美國海軍戰爭學院(United States Naval War College)國際安全事務教授瓊·S·強生-弗裡茲(Joan S. Johnson-Freese)說。

中國已經將11名宇航員送入軌道,並建造了兩個較小的太空站——「天宮一號」和「天宮二號」,這兩個太空站都已結束了軌道運行。第三個太空站的核心艙已定於今年發射。

前述聲明稱,中國承諾與俄羅斯的聯合項目將「面向所有感興趣的國家和國際夥伴開放」,但幾乎肯定將美國及其盟友排除在太空探索之外。

美國有著自己的規劃:在2024年通過一個名為「阿爾忒彌斯」(Artemis)的國際計劃重訪月球。

有了俄羅斯在自己一邊,中國如今可以引入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各國,設立月球開發方面的並行計劃,獨立分析師、關於太空探索新書《競逐天空》(Scramble for Skies)的作者南拉塔·戈斯瓦米(Namrata Goswami)說。

「中國創造了一種有關其月球基地的意識型態敘事,即將先進的太空能力作為資產,提供給那些想要加入另一種月球探索機制和資源開發的人,」她說。

登入

歡迎加入 Miracoup
方便的閱讀是您能感受到的第一件事。
加入 Mirac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