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經濟 Economic
  2. 商業 Business

「我從未見過這種情況」:疫情擾亂全球貨運業

洛杉磯港是亞洲貨物入境美國的主要港口,在大流行期間,這裡面臨嚴重的人手短缺問題。
洛杉磯港是亞洲貨物入境美國的主要港口,在大流行期間,這裡面臨嚴重的人手短缺問題。 COLEY BROW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洛杉磯沿海,20多艘裝滿健身單車、電子產品和其他大眾化進口產品的集裝箱船停泊的時間最長已達到兩週。

在堪薩斯城,農民正在想方設法將大豆運到亞洲買家手裡。在中國,準備運往北美的傢具堆在工廠的地上。

全球範圍內,新冠病毒大流行已給貿易帶來了異常嚴重的影響,導致貨物運輸成本上升,給全球經濟復甦帶來新的挑戰。新冠病毒已打亂了將貨物從一個大陸運到另一個大陸的周密運作。

處於這場風暴中心的是為全球化立下了汗馬功勞的航運集裝箱。

被困在家裡的美國人使中國工廠產品訂單激增,這些產品大部分是用集裝箱——整齊地碼放在巨型貨輪甲板上的金屬容器——運到太平洋彼岸的。隨著美國家庭在卧室裡增加辦公傢具,在地下室安裝跑步機,對海運的需求已超過了亞洲的可用集裝箱數量,導致集裝箱在亞洲短缺、在美國港口卻堆積如山。

在疫情暴發初期將數百萬口罩運往非洲和南美國家的集裝箱,現在仍空在那裡,無人將其收回,因為海運公司已把它們的貨船集中到將北美和歐洲與亞洲連接起來的最緊俏的航線上。

在有船隻停靠的港口,滿載貨物等待卸貨的船隻常常被困在水上,等好幾天才能進港。大流行病和與之相關的限制措施減少了碼頭工人和卡車司機的數量,導致了從南加州到新加坡的貨物裝卸拖延。一個地方等待卸載的集裝箱,也是其他地方需要用來裝貨的集裝箱。

「我從未見過這種情況,」全球最大的航運公司馬士基(A. P. Moller-Maersk)的全球海運網主管拉爾斯·米卡厄爾·延森(Lars Mikael Jensen)說。「供應鏈中的所有環節都已經滿負荷了。船、卡車、倉庫。」

全球各地的經濟體都在設法減輕海運受干擾產生的連鎖反應。美國穀物和大豆跨太平洋運輸成本的提高可能會導致亞洲食品價格上漲。

澳洲和紐西蘭的港口堆滿了空集裝箱;印度加爾各答港的集裝箱稀缺,迫使電子零部件製造商用卡車將貨物運到1600多公里以西的孟買港,那裡的集裝箱供應比較充足。

由於找不到集裝箱,泰國、越南和柬埔寨的大米出口商正在放棄一部分向北美的大米出口。

有證據表明,海運紊亂已給馬士基等航運公司帶來了豐厚的利潤。由於創紀錄的貨運價格,該公司今年2月公布的2020年最後三個月的稅前利潤超過27億美元。

沒人知道這種紊亂會持續多久。一些專家認為,隨著製造集裝箱的工廠(這些工廠幾乎全部在中國)為滿足需求加緊生產,集裝箱短缺的問題還要持續到年底才能緩解。

自從1956年首次投入使用以來,集裝箱已徹底改變了貿易。集裝箱將貨物裝進標準尺寸的容器,然後由起重機吊到火車平板車廂或卡車上——等於縮小了全球各地的距離。

將韓國製造的平板顯示器運到中國組裝智慧型手機和筆記本計算機的工廠,然後將成品跨太平洋運往美國,靠的都是集裝箱。

任何一步出問題都對某一方意味著拖延和額外成本。疫情已攪亂了供應鏈的所有環節。

「大家什麼都想要,」SEKO物流香港總部負責全球承運管理的副總裁阿基爾·奈爾(Akhil Nair)說。「基礎設施跟不上。」

在洛杉磯港口外等待卸貨的船隻如此之多,以至於所有的拋錨點都被佔滿。
在洛杉磯港口外等待卸貨的船隻如此之多,以至於所有的拋錨點都被佔滿。 COLEY BROW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紊亂是這樣開始的

十多年前,航運公司的業務在全球金融危機期間遭到重創。

去年年初,一種神秘的病毒在中國出現,迫使政府關閉工廠,以遏制病毒傳播。航運業為再次受創做了準備。承運商削減了業務,將許多船隻閑置。

然而,就在承運商減少業務時,對一線醫護人員需要的醫用口罩和防護服等防護裝備的訂單卻在大幅增加,這些防護裝備中有很多都在中國製造。中國的工廠迅速增加產量,集裝箱船將它們的產品運往世界各地。

對口罩和手套等個人防護裝備的需求,意味著裝滿這些物品的集裝箱被運往了遠離主要貿易路線的港口。
對口罩和手套等個人防護裝備的需求,意味著裝滿這些物品的集裝箱被運往了遠離主要貿易路線的港口。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金融危機之後,全球經濟用了很多年時間才恢復過來。與上次危機不同的是,中國的工廠在2020年下半年就生意興隆,導致了對航運的需求激增。

隨著航運公司把每艘能用的船都派上了用場,它們把重點集中在需求最大的航線上——尤其是從中國到北美的航線。

隨著美國人調整他們的支出,海運的壓力變得越來越大。不能去度假、不能去餐館,美國人把錢花在購買影片遊戲機和製作糕點用的攪拌器上。他們給家裡裝上遠程工作和遠程學習所需的設備。

據總部位於哥本哈根的研究公司Sea-Intelligence的分析,去年9月至11月用集裝箱從亞洲運到北美的運動器材,比上年同期增加了一倍多。燃氣灶、電爐和烹飪設備的貨運量同期相比幾乎翻了一番。消毒劑的運量增加了6800%以上。

「所有這些一直在增長的需求,基本上是大流行病導致的,」該研究公司的創始人阿蘭·墨菲(Alan Murphy)說。

從總體上看,2020年的全球貿易與上年相比只下降了1%。但這並沒有反映出2020年全球貿易的進展情況:先是在4月和5月出現了12%的下降,然後出現了同樣巨大的增長。航運業不能適應這種大起大伏,導致集裝箱留在不需要的地方,將航運價格推至令人驚奇的水平。

彼得·鮑姆(Peter Baum)在紐約的公司Baum-Essex用中國和東南亞的工廠為好市多(Costco)生產雨傘,為沃爾瑪(Walmart)生產棉布袋,為Bed Bath & Beyond生產瓷器。六個月前,他花2500美元就能把一個40尺櫃集裝箱運到加州。

「我們剛剛花了6000到7000美元,」他說。「這是我在這個行業從業45年來看到的最高運費。」

去年9月初,他等了90天,才在一艘船上為一個裝有柳條桌椅的集裝箱找到貨位。

另一家美國進口商Highline United從中國和香港進口Ash和Isaac Mizrahi等品牌的女鞋,這家進口商正在為航運支付高於正常價格五倍多的運費。

「這是一個經典的供需問題,」該公司的首席運營官金姆·布拉德利(Kim Bradley)說道。該公司總部位於麻薩諸塞州的戴德姆。

Highline United的首席運營官金姆·布拉德利在位於麻薩諸塞州戴德姆的辦公室裡。這家在中國生產女鞋的公司支付的運輸費用比以前高出很多。
Highline United的首席運營官金姆·布拉德利在位於麻薩諸塞州戴德姆的辦公室裡。這家在中國生產女鞋的公司支付的運輸費用比以前高出很多。 SIMON SIMARD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應接不暇的加利福尼亞港口導致海上交通阻塞

在洛杉磯港和附近的長灘港,由於一些碼頭工人和卡車司機被病毒感染,另一些因與感染者有過接觸而被隔離,導致人手短缺,卸貨速度變慢。

「預計積壓下來的卸貨量將一直持續到仲夏,」洛杉磯港口主管吉恩·塞洛卡(Gene Seroka)在最近一次董事會會議上說。

洛杉磯港口外的貨船已經將可用的拋錨點佔滿,不得不使用所謂的漂泊區,即允許船隻自由漂浮的水域,類似於在繁忙機場的上空盤旋等待降落的飛機使用的空域。

主要消費品牌——從運動服製造商安德瑪(Under Armour)到遊戲和玩具製造商孩之寶(Hasbro)——都一直在應對運輸瓶頸的問題。

Peloton把其高端室內單車交貨延遲的一個原因歸咎於港口壅堵。為了減少交貨等待時間,Peloton概述了一個向空運和加速海運投資一億美元的計劃

即使在正常情況下,空運的成本也大約是海運的八倍。大部分空運貨物都在客機的貨艙承載。由於航空旅行受到極大的限制,可用的貨艙大為減少。

三台大型起重機今年早些時候抵達加州奧克蘭,幫助這裡的港口卸載最大型的貨船。
三台大型起重機今年早些時候抵達加州奧克蘭,幫助這裡的港口卸載最大型的貨船。 JIM WILSON/THE NEW YORK TIMES

一些貨運公司已重新安排了航程,先在洛杉磯以北600多公里的加州奧克蘭停靠,然後再行駛到洛杉磯。但集裝箱是按目的地的先後碼放在船上的。航程的突然改變意味著要像玩堆積木遊戲那樣把集裝箱搬來搬去。

沒人知道這種混亂如何結束

據德國漢堡諮詢公司Container xChange的數據顯示,最近幾週裡,已有船運公司下大力量將空集裝箱運到了亞洲,增加那裡的可用數量。

一些專家認為,隨著疫苗接種人數增加,生活恢復正常,美國人將再次改變他們的消費方式,從購買商品轉向體驗生活,這將減少對集裝箱的需求。

但即使發生這種轉變,零售商也將開始為年終節日購物狂潮囤積庫存。

美國國會正在討論的刺激支出法案可能會帶來更多的就業,進而引發又一波消費潮,因為曾經失業的人將有錢更換老舊家用電器,買新衣服。

「美國國內可能還有一大批以前沒能力消費的消費者,」紐約KBW的集裝箱分析師麥可·布朗(Michael Brown)說。「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仍可能看到一些集裝箱短缺問題。」

登入

歡迎加入 Miracoup
方便的閱讀是您能感受到的第一件事。
加入 Mirac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