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股票

《投資想賺錢,不能只靠估值》

今天,我想聊聊一個比較有爭議性的話題——「如何看待估值」。

  本來我沒打算寫這個話題,但上一篇文章的回覆(按此前往)中,我發現原來有朋友相當糾結這問題。基於篇幅所限,我無法在留言區完整表達我的想法,所以決定寫這一篇文章。

  首先,我先上結論——「在目前的投資環境下,不要太迷信估值」

在目前的投資環境下,不要太迷信估值

  我這樣說的原因,是估值就像數學理論一樣,有很多公式和應用範圍,但不同之處,是估值的基本概念是「估計」。所有的估值公式、模型,都是基於對公司盈利的猜測而展開。常聽說「買股票就是買未來」,我們投資一家公司,就是希望公司在未來可以為我們帶來回報。不過,誰可以 100% 完全猜到公司未來的營運數字?誰又能 100% 肯定這個盈利數字可以在未來幾年維持得到?差之毫釐,謬之千里。當初猜錯百分之一,得出幾年後的數字就會相差甚遠。既然我們無法在開始時取得一個準確的數字,我們估計錯誤也就是必然的事,令我們不可能猜對公司之後幾年的業績。既然我們花費大量心神卻其實是在算一條不正確的數學題,為什麼還要以其作為買賣的唯一標準呢?

  有些朋友(包括以前的我)會說:「不對喔,某某公司的業績過去幾年都是有 3% 至 5% 的增長。只要我在這個範圍內作出估算,就算估計錯誤也不會相差太遠,總比沒有估算來得好吧?」這個說法看似沒問題,但其實只是因為過去的人類生活、投資環境沒有大變化。

其實世界一直在變,不過現在感覺已經到了新舊世代的分水嶺
  2020 年發生了什麼事,大家都知道。國內外病毒橫行,嚴重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當我們的需求沒變但無法以原來方式來滿足需求的話,就會對企業帶來兩極化的影響。大部分企業受到疫情衝擊,股價大跌。這令很多股票的估值都比原來的低。當我們估算出來的數字比較低,是否可以放心大膽買入?不一定。因為一隻股票的價值,有太多數字無法量化的因素,例如公司的業務、管理層的決策、人們生活方式轉變等。估值很多時都是用過去的數字來想像未來,但萬一人類的生活方式出現改變,這樣算出來的估值,能否準確代表企業應有的價值呢?

  這時,我們應該思考的,不應該只有估值,而是企業未來的生存空間。無法轉型的舊企業會漸漸被淘汰,能用新方式滿足我們需求的企業將能生存。就像 6600 萬年前小行星撞擊地球一樣,即使恐龍之後苟延殘喘了 100 萬年,但最終該滅絕的,仍然會全部滅絕。能夠適應新環境的哺乳類動物,就能生存下來,從此稱霸全球。

  「買入估值低的股票並長期持有,在股價回歸到合理或更高的位置時賣出」是價值投資的核心。我們常聽到「價值回歸」,意思是股票徘徊低價一段時間後,重新得到市場投資者的青睞,令股價攀升。然而,我們往往就此停住,而忽視了一條很重要的問題——「別人憑什麼一定會買入這一隻股票?」

  我不是說估值沒用,但市場裏低估值的股票有很多,例如香港小輪(50),自從它在 2015 年「港股大時代」因分派特別股息而被炒起後,多年來沒有得到預期的價值回歸。為什麼呢?因為它就像小行星撞擊地球後的恐龍一樣,發展空間不夠大。如果太堅信估值並完全以估值作為買賣依據,就有可能作出錯誤的投資。

除非投資者早於 2015 年之前就已經買入香港小輪,否則至今仍然會賠錢

  為什麼有發展空間的股票,走勢會比估值便宜的股票低好?因為現在投資者們意識到,一家公司的發展空間大,代表公司的盈利能變多。雖然估值昂貴,但得到的盈利是無上限的。估值便宜的股票雖然表面看起來很棒,但發展空間往往沒前者大。這代表公司可以創造的盈利不會比前者多。良禽擇木而棲,他們的資金自然就會傾向投資前者而非後者。

  投資最重要的是因時制宜、靈活變通。我們要去理解一家公司估值昂貴或便宜的原因。為什麼當年的煤氣股價高、估值貴,卻跑贏大部分股票?為什麼現在煤氣的股價下跌了,投資價值卻變小了?

  總括而言,我認為估值對於股票投資來說是很重要的,但投資想賺錢,不能只靠估值。我們不應該把它視為投資買賣的唯一因素。投資的最終目的是賺錢。要在多變的環境下賺錢,我們一定要保持一個開放、靈活的頭腦及思維。我們要有心理準備,有很多以前有投資價值的股票,不代表以後也有同樣的價值。

  我在這篇文章中問了很多問題,就是希望大家可以多思考。只要我們多思考,就能慢慢建立投資觸覺。我覺得敏銳的投資觸覺,比「死計爛計」更重要。巴菲特投資能力了得,但巴郡副董事長芒格卻說他從未看過巴菲特拿起計算機去計算公司的價值。相比估值,我們同時要注意企業營運環境的變化。估值低但未來發展空間不大的公司,將較難獲得資金流入,我們亦自然較難取得好回報。

https://fungdythegreat.blogspot.com
沒有評論
Comments to: 《投資想賺錢,不能只靠估值》

登入

歡迎加入 Miracoup
方便的閱讀是您能感受到的第一件事。
加入 Miracoup